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信息
能源新合作:赢得话语权
来源: 中国能源网    作者: --    发布时间: 2017年11月14日12:29    阅览: 193次

  “有火井,夜时光映上昭。民欲其火,先以家火投之。顷许如雷声,火焰出,通耀数十里。以竹筒盛其火藏之,可拽行终日不灭也。”这是《华阳国志》里描述秦汉时期临邛县(今四川邛崃境内)人们用天然气煮盐的情形。取气之地是就近的那口火井。

  2017年,北京北太平庄一高层居民楼里,刚下班的张大妈正在为全家人准备晚餐,拧开燃气灶开关,蓝色火苗奔涌而出。取气之地可能是万里之外的土库曼斯坦。

  虽然四川境内的那口火井是世界上最早发现天然气的地方,但我国已探明的天然气储量远远不能满足市场需求。直到2003年,作为一种清洁能源,天然气消费规模在中国能源中的比重还仅有2.3%,远低于当时西方国家10%左右的水平。

  走出去,能源是商品

  到国外去找能源,是我国“贫油少气”现实下维护能源安全的一种选择。

  从2005年开始,中国寻求与俄罗斯、中亚各国商谈天然气进口事宜。随后有了中亚天然气管道的开建。

  中亚天然气管道规划包括ABCD四线。其中ABC三线已建成投产,年输气能力达550亿立方米,这三线起于阿姆河右岸的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边境,经乌兹别克斯坦中部和哈萨克斯坦南部,从霍尔果斯口岸入境,与西气东输二线、三线相连接,经过西气东输管道将天然气输送到华北的北京和华东的上海、浙江、江苏,以及江西和华南的广东、广西等地,并经过海底管道输送到香港地区。

  陆上的两条跨境管道——中亚天然气管道、中缅管道,加上境内的西气东输、陕京管线、川气出川、沿海天然气管道,初步连接成了一个全国性的天然气管道网络,并与沿海星罗棋布的LNG接收站连为一体。

  如今,中俄、中亚、中缅天然气管道陆续完善,远方的能量源源不断地输入我国,2016年我国天然气进口依存度已经攀升至35%。2017年8月,我国天然气消费同比增长30.4%,消费市场的爆发带动需求进一步加大,海外寻气之旅仍在继续。

  走出去,能源是生产要素

  2017年8月31日,北京,人民大会堂东门外广场,花团锦簇,号声嘹亮,象征着最高礼遇的21门礼炮和三军仪仗队按部就班,排列整齐。当专车缓步停下,贵宾迈出车门,习近平主席热情地伸开双臂,亲切地拥抱了这位来华访问的外国元首,塔吉克斯坦总统埃莫马利·拉赫蒙。这是四年来,两国元首的第11次会面,而此次会面,双方将一致决定建立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自1992年建交伊始至2015年,中塔两国贸易额从275万美元增至7.95亿美元,增幅达300多倍,预计到2019年这一数据要增至30亿美元。

  数据背后,能源合作项目表现不俗。

  电力方面,由特变电工承建的杜尚别2号热电厂已竣工投产,保障了杜尚别市冬季68%的电力供应和50%的取暖需求;

  油气方面,今年10月10日,中塔校企合作人才培养项目“百人计划”启动,30名塔吉克斯坦学生将会在西安石油大学接受4年的油气管道运输等本科专业的学习;

  煤炭方面,塔铝资源有限公司与中国电力工程有限公司合作开发塔吉克斯坦卡捷煤矿二期项目,项目建成后,将形成不低于270万吨的年生产量,在满足塔吉克能源内需的同时,亦实现煤炭输出……

  从技术合作到产能合作,从基础设施投资到能源贸易,中塔双方的能源合作不仅仅局限于煤油电气这些领域,也不只以上几个项目,而这也是“一带一路”战略构想下,中国与沿线国家能源合作的缩影。

  能源作为生产要素对经济发展的拉动作用,能源基础设施建设对宏观经济的促进作用,能源转型与经济变革的相互促进作用,都决定了在国际合作中,能源合作会对经济发展起到关键性支撑作用。

  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数据显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石油剩余探明储量为1338亿吨,占世界总储量的57%;天然气剩余探明储量为155万亿立方米,占世界总储量的78%。中间是中亚和西亚北非等能源富集区,两边是东亚和欧洲两大能源消费区,“一带一路”密切联系了能源消费国与生产国,能源合作也被列为“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内容。

  当下,能源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正形成中,能源合作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经济溢出效应也在持续释放。

  走出去,能源是话语权

  2016年9月17日,历时近三载,中广核与法国电力集团在伦敦正式签署了英国新建核电项目一揽子合作协议,与英国政府同步签署了欣克利角C核电项目收入及保障等政府性协议,欣克利角C项目实质性启动。据介绍,英国项目是涵盖三个项目、两种技术的一揽子合作项目。中广核牵头的中方联合团体将与法国电力集团共同投资建设欣克利角C、参与塞斯维尔C开发阶段合作,牵头开发布拉德韦尔并合资开展我国“华龙一号”核电技术在英国的通用审查。

  从秦山一期国产化率仅40%左右到如今核电技术输出,成为中国高端装备制造的名片;从当初核电仅能出口至巴基斯坦这样的“铁磁”到如今撬开英国这样西方国家的市场大门;从“出口一个核电站,相当于出口100万辆桑塔纳”的贸易理念到“一次牵手,百年姻缘”的外交想法,核电在外交中的份量越来越重。

  当今世界,多发的极端天气,全球气候变暖趋势,乃至多国上空挥之不去的那片霾,人类命运被空前拴在一起,成为一个共同体。全球能源治理成为能源合作制高点。我国已与国际能源署建立联盟关系,加入国际可再生能源署和国际能源论坛,签署新的国际能源宪章宣言;先后成功举办了G20能源部长会议、APEC能源部长会议、国际能源变革论坛等重要会议,形成一系列重大成果,得到了国际社会的高度认可。

  2015年9月26日,习近平主席在联合国发展峰会上,代表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倡议探讨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推动以清洁和绿色方式满足全球电力需求。

  自改革开放以来,我国能源“走出”了三个台阶,从最初缓解能源供给紧张,保障能源安全,到用能源促进经济发展,再到通过能源合作收获国际话语权,其揭示了国际能源合作的深刻变革与发展。

  未来,我们将在“一带一路”的战略下,在国际产能合作的实践中,在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的倡导下,进一步加深国际能源合作,让能源安全与话语权相伴而至。

关于黔源  |  联系我们  |  网上留言  |  
Copyright @2008 贵州黔源电力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黔ICP备 12002558号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机场路5号黔源大厦 邮政编码:55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