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信息
新时代的中国能源
来源: 中国能源网    作者: --    发布时间: 2017年12月06日12:33    阅览: 219次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上强调指出:经过长期努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也随着经济社会的进步,发生了重大的转化。而中国能源行业的中心任务也将随着时代的变迁发生根本性的转型。发展不平衡不充分成为主要矛盾。

  新时代新方位

  改革开放之后,1981年中共中央在十一届六全会上认为:“在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以后,我国所要解决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而保障中国经济社会物质文化增长的能源供给,就成为中国能源行业的中心任务。

  到1997年,在中共十五大上进一步认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这个主要矛盾贯穿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整个过程和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这一认识可以追溯到1956年中共八大,当时认为:“我们国内的主要矛盾,已经是人民对于建立先进的工业国的要求同落后的农业国的现实之间的矛盾,已经是人民对于经济文化迅速发展的需要同当前经济文化不能满足人民需要的状况之间的矛盾。”

  在十九大上,习近平总书记历史性的宣布,中华民族已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他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我国稳定解决了十几亿人的温饱问题,总体上实现小康,不久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人民美好生活需要日益广泛,不仅对物质文化生活提出了更高要求,而且在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环境等方面的要求日益增长。同时,我国社会生产力水平总体上显著提高,社会生产能力在很多方面进入世界前列,更加突出的问题是发展不平衡不充分,这已经成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的主要制约因素。”

  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后,中国能源行业如何面对和迎接这一历史性的重大变化,特别是如何认识和解决好“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给我们带来的新的课题和挑战。

  1981年是第六个五年计划的开局之年。1980年第五个五年计划完成时,中国GDP总量仅有4587.58亿元人民币,按当时币值折合1941亿美元,而美国是28625亿美元,是中国的14.75倍;日本是10870亿美元,也是中国的5.6倍。中国人口9.75亿,人均GDP只有470.32元人民币。据IMF资料显示,中国人均GDP按照名义汇率换算为252.38美元,居世界145位,全世界倒数第五位,低于印度的400.98美元。

  1980年中国的能源消费总量4.17亿吨标准油当量,人均消耗能源仅有420公斤标准油当量,折合600公斤标准煤当量,而世界平均能源消费是人均1480公斤,是中国的3.5倍以上。1980年中国人均消费电力305千瓦时,世界的平均消费电量1844千瓦时,中国仅为17%。

  在那时的大背景下,能源突出的矛盾是供不应求,“保供”是第一要务。黑灯瞎火无能无电,人民谈不上物质文化需要的增长。而中国经过长期努力到了今天,情况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的人均能源消费和电力消费已经双双超越国际平均水平,分别达到全球人均的1.23倍和1.32倍。

  1980-2016中国能源电力消费量变化

  年份 1980 2016 中国
  增长率
  指标 单位 中国 全球 中国比重 中国 全球 中国比重
  人口 亿人 9.87 45 21.93% 13.83 74 19% 140%
  能源总量 亿吨标油 4.17 66.38 6.29% 30.53 132.76 23% 731%
  人均能源消费量 吨标油/人 0.42 1.48 28.67% 2.21 1.79 123% 522%
  发电量 亿千瓦时 3006 83000 3.62% 61425 248164 25% 2043%
  人均电力消费量 千瓦时/人 305 1844 16.51% 4442 3354 132% 1459%
   尽管我们取得了辉煌的成绩,但是正向习近平总书记所言: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一些突出问题尚未解决,发展质量和效益还不高,创新能力不够强,实体经济水平有待提高,生态环境保护任重道远。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  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亟待解决。

  不平衡不充分

   能源继续强调“保供”,未能根据实际变化及时调整,能源供给能力的失控增长,已经大大超越了市场的实际需求,产能过剩矛盾极为突出。2006年至2015年间,全国新增原煤产能31.67亿吨/年,在建煤炭产能13.6亿吨/年,合计超过45亿吨,实际产能达到52亿吨。而煤炭消费在2013年达到42.88亿吨峰值后,2014年消费下降2.9%,2015年下降3.7%,2016年再降4.7%,降至36.61亿吨。

   截止到2017年7月30日,全国6MW以上及以上电厂发电设备容量超过16.45亿千瓦,火电装机就超过10.7亿千瓦,其中燃煤火电约占92%。而此时全国用电的最大负荷不到9.3亿。产能过剩问题极为突出。

   2016年,全国发电设备年利用小时持续下降至3785小时,火电设备的年利用小时降到4165小时。火电的经济技术评价的基点为年利用5500小时,由此推算,全国过剩容量2.56亿千瓦,有1.4亿千瓦时的发电量未能得到利用,相当于13.24亿人口的印度2016年的用电总量。

   在如此过剩的情况下,仍有几亿千瓦的燃煤火电在建设、审批、规划之中。各地为了上项目,给新建电厂腾出空间,从2006年至今,一直在不停地关停“落后产能”。《2007年政府工作报告》要求“十一五”关停5000万千瓦小火电机组;“十二五”累计淘汰能耗高、污染重的火电机组约2800万千瓦;“十三五”期间要力争淘汰火电落后产能2000万千瓦以上,2017年要淘汰、停建、缓建的煤电产能就在5000万千瓦以上。

   一边建,一边拆,其中很多电厂没有完成服役期,污染大本可以加装环保设施,能耗高也可以进行热电改造,从而提升效率。把仍可以运行的大量机组拆了再建,造成多大的浪费?为了给这些新建火电项目腾出市场空间,大量水电、风电、光伏和核电不得不弃电减发。2016年弃风、弃水、弃光、弃核损失无碳电量超过1800亿千瓦时,是巴基斯坦和孟加拉3.5亿人口2016年的用电量。

   我们在建设“美丽中国”,却在9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上烧了全球50.5%的煤炭;我们要做全球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参与者、贡献者、引领者,却把原补给可再生能源的经费补贴给了燃煤火电。这是一种平衡充分的发展模式吗?

   树立新目标,就要有新对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我们就要有新的要求。必须清醒看到,我们的工作还存在许多不足,也面临不少困难和挑战。我们与世界先进国家还存在巨大的差距,特别是能效和排放上。

  中国经济、能效、排放对比 

  指标 单位 中国 世界 中国/全球 欧盟 中国/欧盟 美国 中国/美国
  人口 亿人 13.83 74 19% 5.1 271% 3.231 428%
  GDP 万亿美元 11.20 74 15% 18.57 60% 18.57 60.3%
  人均GDP 美元/人 8102 10000 81% 36412 22% 57471 14%
  总能耗 亿吨标油 30.53 132.76 23% 16.42 186% 22.73 134%
  人均能耗 吨标油/人 2.21 1.79 123% 3.22 69% 7.03 31%
  二氧化碳排放总量 亿吨 91.23 334.32 27% 34.85 262% 53.50 171%
  人均排放量 吨/人 6.60 4.52 146% 6.83 97% 16.56 40%
  单位GDP能耗量 吨标油/万美元 2.73 1.79 152% 0.88 308% 1.22 223%
  单位GDP排放量 吨二氧化碳/万美元 8.14 4.52 180% 1.88 434% 2.88 283%
  单位能耗排放量 吨/吨标油 2.99 2.52 119% 2.12 141% 2.35 127%
  尽管我们已经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但是我们的人均GDP与发达国家还存在巨大差距,甚至与世界平均水平仍有不小的差距。而人均能耗和人均二氧化碳排放都大大超越了全球的平均水平,人均能耗是全球的1.23倍,人均排放是全球的1.46倍。而单位GDP能耗我们中国是欧盟的3.1倍,是美国的2.24倍,全球的1.53倍;单位GDP排放我们是欧盟的4.34倍,美国的2.83倍,全球的1.8倍。

  能效低,排放大,污染严重,这就是差距,这就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发现问题,找出差距,在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才能明确方向,确定目标,谋划布局,细化任务。

  习近平总书记要求:“推进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为我们明确了方向,确定了目标。革命是颠覆性的,全球能源从需求侧向供给侧,在新技术推进下,在新体制保障下,正在发生着与第一次工业革命和第二次工业革命相提并论的伟大革命。

  在第一次和第二次工业革命时,我们中华民族仅仅是一个旁观者和被革命者,使我们的民族陷入百年衰败。经历几代人的前赴后继,浴血奋战,我们的民族才艰难地重新站立起了。今天,我们在习近平新时代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导下,跨入了新的伟大时代,我们在全球新的能源革命引领的新工业革命中,必须成为参与者、贡献者和引领者。

  我们必须全面准确的理解习近平总书记的要求。在能源行业,不能只谈生产革命,不谈需求革命。需求者的积极参与响应是这次能源革命的最主要的特征。分布式能源是最好的“实现生产系统和生活系统循环链接”,在分布式能源、太阳能光伏、电动汽车、储能、互联网等各种新技术推进下,智慧能源互联网成为这一次能源革命的破局者,如同第一次工业革命的蒸汽机,第二次工业革命的电力和内燃机。

  也不能只谈清洁,不谈低碳。低碳是对新时代中国能源更大更高的要求。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说:“中国共产党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的政党,也是为人类进步事业而奋斗的政党。中国共产党始终把为人类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作为自己的使命。”他提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要坚持环境友好,合作应对气候变化,保护好人类赖以生存的地球家园。科学家发现,环境污染和气候变暖有着很强的关联性,治理环境污染,清洁空气,与积极应对气候变化相互相成。理论、道路、制度和文化自信不仅仅仅是我们孤芳自赏的自信,还需要全世界对于我们自信的认同,而为保护人类家园尽职尽责是我们自信的基石。

  更不能只谈安全,不谈高效。从党的十八大首次提出“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以来,能源资源消耗强度大幅下降,环境状况得到改善。但是,业内对于革命的认识存在较大的差距,一些同志更愿意强调能源供给安全问题,对于能源消费、供给和相应的体制革命关注不够,使更多的深化改革被束手束脚。应该认识到,提高效率是确保能源安全的关键环节,如果我们将更多的关注度、资金和改革集中在能源需求侧,努力提升能源的制终端利用效率,坚持节约优先,安全压力就会大幅度下降。如果我们通过节能达到全球的平均GDP能耗水平,中国的能源消耗就可以下降34%;达到美国的水平,能耗下降55%;达到欧盟的水平,能耗下降68%。我们要化解能源安全矛盾必须要从观念上实现根本转变,要通过能源消费革命保安全,要通过能源技术革命保安全,通过提高终端能源利用效率统筹解决资源、环境、效益和安全矛盾。

  习近平总书记要求我们:坚定不移贯彻新发展理念,坚决端正发展观念,转变发展方式。对于总书记的十九大报告,我们还要深入学习,深刻领会,牢牢记住:“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奋斗的目标!”

 

关于黔源  |  联系我们  |  网上留言  |  
Copyright @2008 贵州黔源电力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黔ICP备 12002558号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机场路5号黔源大厦 邮政编码:55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