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信息
全球能源治理中的中国角色
来源: 中国能源网    作者: --    发布时间: 2018年01月09日12:18    阅览: 960次

  “全球治理”(Global Governance)在国内是近几年才热起来的,其大背景是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和综合国力的快速提升。“积极参与全球治理”的呼声在国际上也越来越高,一些国际组织也在“说服”中国在全球治理体系中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实际上是希望中国承担更多责任、提供更多公共产品。全球油气市场需要再平衡,这是个相对较长的过程,就给中国这样的全球能源消费大国参与全球能源市场再平衡、构建一个发挥重要作用的全球新能源治理体系,提供了难得的机遇。中国政府、能源企业及相关机构应抓住这样的机遇,积极有为参与全球能源治理新机制的重构。

  “全球治理”(Global Governance)在国内是近几年才热起来的,其大背景是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和综合国力的快速提升。“积极参与全球治理”的呼声在国际上也越来越高,一些国际组织也在“说服”中国在全球治理体系中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实际上是希望中国承担更多责任、提供更多公共产品。而随着两位中国人当选全球能源组织的负责人,说明在能源领域,中国已经率先迈出了参与全球治理的步伐,构建与我国综合竞争力相匹配的多双边能源治理构架和话语体系。

  全球油气市场再平衡需要较长周期,给中国参与全球能源治理提供了有利时机。一直以来,全球油气供需市场处于“紧平衡”状态,这是国际油价新世纪以来持续上涨的一个重要动力。2014年下半年以来,国际油价呈现断崖式下跌,当前及今后较长一个时期,油价预计将持续低位震荡,国际油气市场处于“失衡”和“再平衡”状态,总体表现为供过于求。此种供过于求状态形成的主要原因是,以美欧为主的油气消费方与欧佩克(主要是沙特)、俄罗斯为主的油气供应方之间尚未建立起有效的协调沟通机制,抑或上世纪70年代以来全球油气市场现有(旧)机制被打破、而未来(新)机制尚未构建。

  全球油气市场需要再平衡,这是个相对较长的过程,就给中国这样的全球能源消费大国参与全球能源市场再平衡、构建一个发挥重要作用的全球新能源治理体系,提供了难得的机遇。中国政府、能源企业及相关机构应抓住这样的机遇,积极有为参与全球能源治理新机制的重构。

  中国与沙特、俄罗斯等全球油气重点生产国具有多重利益切合点,应借中国人担任国际能源组织负责人之际实质性参与全球能源治理。以中东和沙特为例,美国“页岩革命”的成功减少了该国对中东、特别是沙特石油的依赖,加上近两年来,沙特一改此前长期实行的“限产保价”策略,拼命维护欧佩克在全球原油供应市场份额,变相打压了美国大批页岩油生产商,直接导致美沙过去半个多世纪的同盟关系热度下降,沙特开始“向东看”。

  习近平主席2016年年初访问沙特,为中沙进一步加强油气合作、共话能源治理奠定了坚实的政治和经济基础。从当前来看,中国加强能源治理与沙特维护石油大国地位相契合,中国石油供应安全与沙特石油市场安全相契合,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与沙特“2030年愿景”相契合。新格局下,沙特需要中国在国际石油市场上的协调与合作,中沙两国在共同构建国际油气市场新秩序、维护世界石油市场的平稳运行和合理的石油价格上具有共同的诉求。

  中国大型能源企业“全球化”步伐加快,融入中国元素的全球能源治理体系将助力中国尽快涌现一批世界级能源企业。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提出要打造一批世界级企业。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更是提出要建设一批“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低油价形势,有利于能源企业在全球范围内拓展业务、发起收并购活动和推动资产优化组合,中国石油、中国石化、中国海油、国家电网等大型能源企业均制定了清晰的全球化战略规划,以期“十三五”期间跨国经营再发力。中国能源企业的全球化需要合理公正的国际合作规则及多双边能源合作机制作保障。

  目前,全球能源治理机制主要包括:国际能源署(IEA)、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国际能源论坛(IEF)、能源宪章条约(ECT)、二十国集团(G20)、世界贸易组织(WTO)等。目前来看,上述组织尚未对中国能源企业的全球化有实质性建构作用。未来,需要通过中国政府的推动,按照企业发展和商业运作的需要,充分依托上述机构平台,促进更多重大能源合作项目达成,助力提升中国能源企业的国际竞争力和品牌影响力。

  值得关注的是,非传统能源安全、“一带一路”能源合作等新挑战、新机遇,成为中国参与全球能源治理的切入点、立足点。能源领域的传统安全主要包括供给安全、价格安全和通道安全。21世纪以来,随着全球政治经济安全格局的变化,能源领域的新安全风险,包括高风险油气资源国和油气通道关键点的恐怖袭击(ISIS等)、西方发达资源国的非技术风险(环保、社区、原住民、政府审批)等,需要全球能源治理以新思维、新方式对待和处理好上述新问题、新挑战。比如,当前中国能源企业在非洲利比亚、南苏丹、尼日利亚、尼日尔和乍得等,在中东伊拉克、叙利亚等,以及在一些中亚、拉美等资源国,均面临较大的安保防恐挑战;同时,在澳大利亚、北美加拿大等发达地区又面临劳工、环保、原住民、征地补偿等挑战,这都影响能源合作项目平稳发展。

  另一方面,随着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和逐步实施,能源合作是其中的重点,如何在“一带一路”区域范围内形成有效的能源合作机制,实现能源领域内的“五通”,也是值得关注的焦点。上述新问题、新挑战、新机遇将成为中国参与全球能源治理的切入点、着力点和立足点。

  最后,笔者想强调的是,人才是中国参与全球治理的关键。不错,中国是在经济领域离世界舞台的中央越来越近了,但在人才领域,尤其在中国人担任各类世界组织、国际组织关键岗位的比例上,真正能够担任并且已经担任国际组织负责人的中国面孔还很少,我们离世界舞台的中央还很远,仍需努力。

关于黔源  |  联系我们  |  网上留言  |  
Copyright @2008 贵州黔源电力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黔ICP备 17011175号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都司高架桥路46号 邮政编码:550002